当前位置:OU中文网 > 都市小说 > 逆袭1988 > 第1056章 自己的人马!

第1056章 自己的人马!

类型:都市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:拾寒阶
    李文秀告诉王林,说颜沁来了,一直在家里等你,都等了半天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本来约好下午一起去美容的,结果她一直在这边待着,我们也只好在家里陪着她聊天。王林,你能回来吗?”李文秀压低嗓音说道。

    王林笑道:“她来找你们聊天,你就跟她聊好了,为什么非得我回家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知道她是来做什么的吗?她就是来找你的呀,你不回来,她就一直在等你。”李文秀道,“你回来跟她聊上几句,她自然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王林道:“好吧,我和唐总在玩高尔夫,刚打完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问过忠叔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王林回到家里,看到颜沁果然还在。

    颜沁笑道:“王林,你是来度假的,怎么也这么繁忙?想见你一面可真难!”

    上次王林和李佳欣住进华美酒店,并没有在那边过夜,下午就离开了,颜沁想来找他时,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这几天,王林也忙得很,不是陪女人们逛街购物,就是处理海外事业部的工作,还要和唐嫣、李佳欣二美相聚,没多少时间和颜沁见面。

    颜沁可能知道唐嫣也在找王林拉投资的事,所以格外着急。

    王林手里的资金有限,不管他投资谁,另一个人肯定拿不到他的投资。

    看到王林和唐家走得这么近,颜沁便想方设法过来找王林。

    王林笑道:“哪有啊?我每天都空闲得很,不是在逛街,就是在骑马打球。”

    “和唐嫣一起去打球了吧?”颜沁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们兄妹带我去的。”王林淡淡的道,“你才是个大忙人,今天怎么有空来我家串门?”

    “伱们来香江这么久了,我想请你们一家人吃个饭。王总,你能赏脸不?”颜沁当然不会直接跟王林谈事,而是借要请他吃饭,再找机会谈事。

    王林道:“好啊,只是我家人多,一去就是一大桌。”

    颜沁笑道:“我已经准备了晚宴,就等你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王林道:“行,那我们这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沈雪问道:“我们也去?”

    王林道:“当然一起去了。”

    周粥道:“颜小姐说了,是请你一家人吃饭。”

    颜沁连忙笑道:“是我说错话了,你们都住在王林家里,可不就是一家人吗?”

    李文秀道:“我们都是沾亲带故,的确是一家人。周粥,沈雪,你们也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一屋人开了几辆车下山来吃饭。

    颜沁在某饭店订了两桌酒宴。

    王林笑道:“怎么不去你们华美酒店呢?你们酒店的餐厅也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颜沁低声笑道:“王总,你就不怕遇上熟人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王林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李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林无语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颜沁很会来事,在酒桌上也放得开,说出来的笑话,往往能把人给逗笑。

    在酒桌上,颜沁也没有谈事,只是劝王林等人喝酒。

    李文秀她们都喝红酒,几杯的酒量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王林晚上也不打算去哪里,喝酒也就没有顾忌,大不了回家睡上一觉。

    他和颜沁喝过几场酒,知道她酒量大,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,喝了個半斤八两。

    一餐饭吃到八点才散。

    王林醉了,醺醺然,讲话的时候,感觉舌头都打结了。

    李文秀只喝了两杯红酒,跟没事人一样,扶着王林出了饭店。

    王林对颜沁笑道:“颜小姐,今天多谢你了,改天我请你!和你喝酒,喝得开心,喝得尽兴。”

    颜沁脸色酡红,跟西红杮似的。

    王林和她握手言别时,她用手指在王林手心里轻轻挠了挠:“明天你来酒店找我,我有事跟你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王林说道。

    王林上了车,身子重重的往沙发上一靠,打了个酒嗝。

    酒味在车里散发,味道很重。

    李文秀摇下车窗,说道:“你今天这是怎么了?和颜沁也喝这么多的酒?你已经很快就没喝过醉酒了。”

    王林道:“我以为她会跟我谈投资的事,所以借酒遮掩,没想到她居然不谈!我这酒,就白喝了。”

    李文秀噗嗤笑道:“你就不能直接拒绝她吗?这么牵着扯着,也不是个事。”

    王林道:“你以为我没有拒绝吗?我说再考虑考虑,其实就是在拒绝,但她还是缠着我不放,除非”

    “除非你直接拒绝,别拐弯抹角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我把那笔钱投了资,她就不再惦记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回到家里,王林的醉意更浓,他冲了凉就上床休息。

    今天下午打了半天的高尔夫,有些累了。

    下面,李文秀和沈雪等人打起了麻将,那哗啦啦的洗麻将的声音,时不时的传到王林耳朵里。

    如果她身边的女人,能一直这么和睦下去,那该多好?

    王林半躺在床上,看着一本武侠书。

    香江的武侠书特别多,很多在内地看不到的,只能在香江买或租。

    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。

    沈雪站在门外,朝里面看:“王林,你还没睡啊。”

    王林笑道:“你不是在打麻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让给徐姐接替了,我上来陪陪你。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。”王林朝她招招手。

    沈雪走过来,在他身边坐下,拉着他的手,脉脉含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王林道:“霏霏呢?睡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她已经睡下了,就在隔壁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王林掀开被子起来,拉着沈雪的手来到隔壁房间。

    霏霏睡在床上,莲藕一般的小手小脚,肉嘟嘟的,十分可爱。

    王林俯身吻吻女儿。

    霏霏惊了一跳,睁开双眼看看,见到是他俩,便又闭上双眼睡着了。

    王林笑道:“她真是个小可爱,我爱喜欢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喜欢她了?不喜欢我了?”沈雪抿嘴轻笑。

    王林反身抱住了她:“喜欢!大的我喜欢,小的我也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别这样,小心她们上来看到。”沈雪慌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天天和文秀在一起,我们也找不到机会恩爱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怎么办呢?”沈雪幽幽的说道,“你和她也恩爱得很!上次去骑马,你还拉她一起骑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吃醋呢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吃醋,只是我也想和你一起骑马,享受坐在你前面被你环抱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王林在床沿坐下来,让她背对着自己坐在膝上,然后从后面环抱住她:“这样吗?”

    沈雪嘤咛一声,娇声说道:“可以再亲密一些。”

    她的身子软软的,像棉花一般柔软又温暖。

    王林顾不得许多,将她的裙子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”沈雪的反抗,却变得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她理智未丧:“等等,门没关。”

    沈雪起身将门反锁了。

    “王林,你喝了酒,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!”沈雪俏脸晕红。

    “休息够了。”王林再次拉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沈雪便顺从了他……

    王林的女人虽然有好几个,但在他内心深处,沈雪永远都排在第一位。

    这是他真正花了心思追到手的女人。

    为了得到沈雪,王林不惜欺骗、哄瞒,也用上了真心、诚意,更使出了各种计谋,再加上钞能力的加持,这才有幸抱得美人归。

    他付出这么大,好不容易才得到沈雪,沈雪给予他的回报,也让他觉得这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沈雪对他付出了真心,还给他生了个宝贝女儿。

    她对王林一心一意,给了王林人世间最美妙的情感体验。

    女人能给予一个男人的最好东西,沈雪全部都给了王林。

    其他女人给不了王林的,沈雪也能给予王林。

    因为沈雪拥有常人难及的体形和仪态,也有着一般女人没有的柔软身段。

    以前来香江,只要有李文秀在家里,沈雪必定不会满足王林的要求。

    但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,或许她也想王林了吧!相思入骨!

    也许她是觉得不应该再惯着李文秀,凭什么王林就是她一个人的?

    于是,两个人终于有了这一场。

    一般滋味,就中香美,除是偷尝。

    情之一字,偷尝起来自然是最美好最香甜的。

    事毕。

    沈雪推了推王林:“你快过去,别被他们发现。”

    王林笑道:“我还想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了!”沈雪道,“改天!乖啊,快过去,真发现了,可有得架吵。”

    王林嗯了一声,吻吻她,这才过去。

    他刚躺下来,就听到李文秀他们上楼的声响。

    王林暗叹一声侥幸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睛闭睡。

    李文秀进了卧室,打了个哈欠:“王林?王林?”

    王林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李文秀自去冲凉,然后过来睡下不提。

    香江的生活,自有一番美妙。

    这天,忠叔向王林汇报孙浩东等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王总,我这几天打探了一下,孙浩东以前是社团的老大,手底下两百多号人。现在已经全部洗白上岸,他们那个社团已经解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王林道,“他们这帮人,以前的风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他们以前是做水产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水产生意?这不是很正经的生意吗?社团也做?”

    “社团的做法,和正常生意人的做法是不相同的。”

    王林大概能想到是怎么回事,点了点头:“海鲜的垄断?”

    “对,这是一块很大的蛋糕,后来被人觊觎,两帮人互相争夺这一片市场,结果对方胜出,把孙浩东他们赶跑了。孙浩东他们不想再去抢夺别人的地盘,再加上回归临近,他们便提前上岸,做起了货代公司。货代公司也需要一定的实力和人脉,孙浩东他们正好有人,在道上也有一定的人脉,做这个正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身上,有没有人命案?”

    “这个,查不到。”忠叔道,“警署没有追捕他们,看来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忠叔,实话跟你说吧,我想收编孙浩东这帮人,你觉得可行吗?”

    “王总,收编了做什么用?”忠叔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混江湖,但也不想被江湖人欺负。”王林缓缓说道,“我手里必须有一股自己的力量!平时,他们都是我手底下的工人,但一旦有事,能用到他们帮我摆平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王总,孙浩东他们还是可以用的。”忠叔道,“如果王总一定要收编他们,我可以去找他们谈。”

    “条件怎么开?”王林问。

    “王总,对孙浩东等几个老大,我们要给足他们面子和金钱,这样他们才会死心塌地跟着你做事。而对其他手下人,我们则不能给予他们太多的金钱,但在每次出任务的时候,给他们大量的奖金。为了赚钱,他们自然就为你拼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,他们能为我所用吗?”

    “王总,这些人虽然上了岸,但以前的习气,又岂是一时半会能改变的?而且他们以前大手大脚的花钱习惯了,现在忽然之间收敛,岂不难受?只要有钱给,王总你想收多少人马,我都能给你拉过来。”忠叔恭敬的回答。

    王林哈哈一笑:“行,这事我就交给你去办。要什么条件,你去跟他们谈。我授权于你。”

    忠叔道:“好的,王总,”

    两天后,王林在忠叔的陪同下,视察了孙浩东的货代公司。

    公司的名字就叫浩东货代。

    这家公司开在维港附近,租了一栋六层楼高的居民楼当公司。

    公司的装修和部门设置,都是相当的有型,就是生意还没有做起来。

    忠叔已经和孙浩东他们谈妥了条件。

    王林将投资3000万港币,收购孙浩东的公司。

    但是,王林只在里面占51%的股份,成为最大的股东。

    其余的49%股权,王林按照级别高低,分配给孙浩东等人。

    孙浩东占股20%,是第二大股东,其他人的股份则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王林这么做,等于是出资收购了浩东货代,却又给了孙浩东等人分红的权利。

    通过这种福利待遇的方式,王林成功的笼络了孙浩东和他的手下。

    所以,当王林来到浩东货代时,孙浩东率领全体员工,对王林表示了热烈的欢迎。

    两三百个人整齐排列,一起给王林躹躬:“王总好!欢迎王总检查工作!”

    王林朝众人挥了挥手:“大家好!”

    孙浩东笑道:“王总,以后我们都是你的手下,请你多多照顾。”

    王林微微一笑:“好说,好说。”

    他养着这帮人,也不能白白养着,几百个人的吃喝,可不是一笔小数目。

    因此,王林必须要想办法把浩东货代公司做起来。

    但他本人并没有谦虚,他对货代公司的业务,的确是不太懂。

    当天,王林在货代公司待了一整天,考察这家公司的运作模式、管理方法。

    光考察自己这一家公司,还不能找出问题来。

    王林打算多考察几家同行业的公司,找出这个行业的致富之路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从此以后,王林在香江,也有了自己的人马!

    孙浩东这批人,一旦遇到事情,是可以拉出去派上用场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