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OU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噩梦惊袭 > 第1111章 我回来了

第1111章 我回来了

类型: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:温柔劝睡师
    雷鸣宇迫不得已,强忍剧痛,再次唤出怒目金刚,他也留了个心眼,只上前缠住前朝僵尸,而把最棘手的打更人留给了阿标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附近战况激烈,飞沙走石,雷鸣宇盯着操控僵尸的“杜莫宇”,想着如何帮自己的兄弟夺回这具身体。

    陈浩已经不在了,他一定要救下杜莫宇。

    揭下符咒的打更人气势冠绝全场,只几个回合下来,就将阿标完全压制住。

    于成木望着苦苦抵抗的阿标,没有任何救援的意思,相反,如同担心伤及池鱼般,主动和他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打更人找准机会,如钩般的指甲抓住阿标的右臂,狠狠一扭,居然将手臂扭断,骨头碎裂发出的声音十分清晰。

    要不是阿标反应快,整条右臂都要被扯下来。

    结合着各种线索,以及眼前发生的事,雷鸣宇大概有了思路,想要帮杜莫宇夺回身体,就必须要击溃“杜莫宇”的那扇门,也就是这只前朝僵尸。

    但还有个前提,不能过分伤到杜莫宇的那具身体。

    这种投鼠忌器的窝囊仗雷鸣宇也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不能再拖延了,阿标那里情况很差,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,在雷鸣宇的掌控下,怒目金刚故意卖了个破绽。

    果然,前朝僵尸上当了,张大嘴巴,对着雷鸣宇的位置,一口浓郁的尸气喷出。

    怒目金刚转过身,一记金锏狠抽在僵尸背后,伴随着一阵撕裂开的声音,僵尸摇晃了几下,险些跪倒在地上,身后的大片衣衫都被砸烂。

    一击得手,怒目金刚踏前一步,挥舞金锏,重重砸向僵尸的头,一声沉闷的爆炸声过后,僵尸的头如西瓜般爆开,与此同时,杜莫宇的身体也像是被抽走了灵魂般,保持着最后的姿势,呆滞的站在原地,眼神中再没有了光彩。

    “快去。”江城拍了下纸人杜莫宇的手臂。

    心领神会,纸人杜莫宇立刻朝着自己的身体奔去,眼下的场面很好理解,藏身在他身体内的灵魂和那扇门一起,被雷鸣宇击溃了。

    现在,他的身体又成了无主之物,正是他灵魂回归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把镇魂铃拿着,在身体边摇铃!”江城大声提醒。

    接过雷鸣宇递来的镇魂铃,杜莫宇直接来到这具熟悉的身体旁,他还是第一次以第三者的视角观察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伴随着铃铛声,杜莫宇再次陷入恍忽,片刻后,等他清醒过来,再低头看身体,手臂…终于变成了他自己的手臂,他缓缓攥拳,对这具身体的掌控力又回来了!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!”杜莫宇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可下一秒,一道身影勐地对他扑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雷鸣宇大吼一声,心念一动,怒目金刚挺身挡在杜莫宇身前,用金锏格挡打更人的匕首,而另一只手则抓住打更人的另一只手腕。

    怒目金刚足有一丈高大,但比拼力量,居然隐隐间是打更人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不过能挡下这一击,雷鸣宇就已经很满足了,否则刚找回身体的杜莫宇就要直接交代了。

    但还不等松口气,异像突起,打更人的道袍无风自动,不对,是…像是里面有东西要撑破道袍跑出来。

    刹那间,道袍被从内撕开几道大口子,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,几条手臂从中伸出。

    算上打更人原本的两条手臂,一共足足有6条手臂。

    手臂彷佛无骨蛇一般挥舞着,长度也比正常手臂长的多,4条新长出的手臂分别抓住怒目金刚的四肢,接着骤然发力。

    居然生生将怒目金刚肢解,残肢被抛出很远。

    门内的鬼被杀,作为门徒的雷鸣宇也受到牵连,一口血跟着呕出,可根本来不及反应,又被冲过来的打更人一巴掌扇飞。

    江城听到一阵骨断筋折的声音,雷鸣宇撞到一棵树后,摔落在地,再没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“雷鸣宇!”

    杜莫宇疯了一般要冲过去救人,可被胖子死死抱住,“别去送死,先走,我们还有个兄弟没回来,等他回来,我让他帮你报仇!”

    解决掉雷鸣宇后,打更人发出“呼哧呼哧”的声音,介于兴奋与气愤之间,两条手臂一手持刀,一手持剑,另4只手臂在半空中挥舞着,如同神话传说中的魔神降世。

    对上雷鸣宇陈浩两名门徒,打更人完全是以压倒性的优势取胜。

    江城也看明白了,之前于成木说的打更人已经油尽灯枯不是假话,他确实要死了,但不是病死的,而是被体内的门侵蚀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看今夜的布置,打更人很可能是冲着大河娘娘那具尸体去的,他真正想要夺取的,是大河娘娘的身体,那副晶莹剔透的骸骨看着就绝非凡品。

    可仪式被他们打乱了,现在的打更人已经丧失了意识,完全被门所侵蚀,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。

    “嘎吱”

    “嘎吱”

    打更人迈着诡异的步伐,一步一步朝着他们走过来,江城三人则一步一步后退,“于成木…这个打更人为什么不去攻击于成木?”杜莫宇红着眼睛,用忌恨眼神盯着不远处站着的糟老头子,于成木嘴角扬起,露出一副欠揍的笑。

    似乎是在有意显摆,于成木从袖口里面掏出一块布,对着他们晃了晃。

    这下就连胖子都看明白了,于成木这个老家伙有底牌,就是下午他们忽略的那块布,医生陈浩的猜测没有错,那块布才是今夜的关键。

    远处传来一声巨响,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是渡水河的方向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一道漆黑的声音在夜色下疾驰,转瞬之间,就来到江城几人身前,正是消失许久的无。

    胖子见到无,好悬没哭出来,“你跑哪去了,我们几个差点被人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他就停住了,因为他惊恐的发现,无的身上居然有伤,黑色的风衣也被撕坏了好几处。

    手臂伤的最重,像是被勐兽的利爪狠狠抓了一下,沿着伤口不断有鲜红色的液体滴落,可在半空中,如血般的液体又消弭于无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