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OU中文网 > 科幻小说 >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> 第0876章 这抢包贼有点打脸啊

第0876章 这抢包贼有点打脸啊

类型:科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:曾经拥有的方向感
    孙老板在羊城开展自己的小吃摊大业时。

    平陵市,八里河派出所附近,赵学延坐车抵达一个临街小宾馆,刚下车,王伟良和张鹏,还有一个略眼熟的漂亮姑娘就一起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王伟良两人满脸都是尴尬,愧疚,无地自容等情绪,另一个略眼熟姑娘则是尬笑道,“你就是赵学延,那个真正的失主?”

    赵学延点头,伸手笑道,“你是?”

    漂亮姑娘也伸手握手,“夏洁,平陵警校学生,之前他们两个包被抢的时候,我也在现场,还一起追了,只是没追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还好的是,人没事,都没大碍,也报过警了。”

    “按理来说没我什么事了,不过我身为一个警校生,也想在这件事上出点力,你们要是需要帮忙,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叮,签到夏洁成功,奖励一百元,宿主可以随时领取。”

    等赵学延松开手,看着系统提示的奖励,有一点点无语,但他还是拍了下王伟良,“前天被抢,昨晚才告诉我?”

    现在才11月初,还是正经的上学时间,老王和东北张鹏会出现在这里,还是在帮赵学延运作比特币生意。

    正常的买卖,在线上交易平台就行,不过在网络交易、沟通乃至了解更多情况时,偶尔遇到一些愿意大批量出售,还是高出现在市价,你基本在交易平台挂单卖不出去的……

    就可能用到线下交易。

    就说十一假期期间,赵学延去鹏城某高尔夫球场找季卫红,就是线下模式,当时那也是王伟良等人网络遇到,转告赵总,他才搞定。

    前几天,王伟良又遇到了一个平台上挂高价的。

    现在比特币市值就是380刀一个,比二十多天前又涨了30刀左右,而有人手里有一千币,想要460刀一个出手,这就牵扯到46万刀,二三百万元钱款。

    不过对方在鲁东省平陵。

    地址有点远,赵总懒得亲自跑来,告诉王伟良和张鹏,你们去交易,二三百万的价值,我可以答应,不过嘛,你们若是砍价能砍下来,每个比特币单价砍下一刀,总数就是1000刀的差额。

    每砍下一刀,我给你们100刀相当于十分之一提成。

    等这两位来了后,初期进展还算顺利,卖家要460,他们直接砍到了436刀一个。

    足足节省24000刀,按提成是可以给对方一万五千元奖励的,哪知道交易结束的路上,就被抢包了……

    装载比特币私钥的纸质笔记簿和金属U盘全没了。

    现在,王伟良左胳膊上还包扎着纱布呢,是被小刀割伤了几刀,抢包贼下的手。

    来之前他也了解过,王伟良加张鹏,两个大学生,还有夏洁这个见义勇为者,三个人没搞定一个抢包贼,就是对方有水果刀,也真的敢下刀。

    赵学延平静的话语下,王伟良却是额头冒汗,轻微哆嗦着开口,“我……我和老张……”

    还是东北汉子张鹏更镇定一些,也小哆嗦但是能把话讲完整,“延哥,这次丢了二三百万,虽然说把我和老王卖了也还不起,不过你放心,我今天起就住在平陵了,哪怕辍学,不把这个贼找出来,我就在这里蹲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赵学延还没说话,夏洁懵逼了,“等等,二三百万?不是,你们当初不就是被抢了一个双手大的单肩包?怎么会有那么多钱……里面有银行卡?”

    “不对啊,银行卡可以挂失,而且没密码那抢包贼也拿不出钱吧?”

    她是个见义勇为的警校生,就像是余罪里那群人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夏洁这人吧,性格更类似余罪里的警校尖子生解冰,哪怕没有解冰的学霸属性,心中的正义感是很强烈的。

    见义勇为后,她等到了警察,一起做笔录,但她只是见义勇为者,对太具体情况也就不太了解。

    当然,夏洁本身和八里河派出所有关系……她父亲当年是八里河所长,副处,抓贼时牺牲了,现八里河某副所还是她父亲带出来的徒弟,不过这事,当时她没多问。

    以为是普通街头抢包桉。

    赵总没理夏洁,好奇道,“警方怎么说,这被抢包,和卖家有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刚交易完的路上就被抢了,比特币这东西,一旦私钥被抢走,基本等于随时能被转移走,被坑掉。

    一个私钥对应一个地址,但这个地址,可以存放不止一个比特币,同样,比特币也可以在不同地址间转移。

    比如赵总手里有地址ABC,私钥ABC,私钥ABC每个都是不同的256位密码,A一个地址对应私钥,可以存放一个比特币,也可以存放十几个,几十个。

    每一个私钥,可以轻松推导出地址,但地址无法推导私钥,私钥是最关键,有私钥就有比特币!

    他从其他卖家手里买来地址DFE和私钥DFE,自己操作下,把地址DFE里的比特币转移进自己的ABC,DFE相当于废弃……掌握ABC私钥不外泄,别人就偷不走。

    不管是安嘉路购买的众多比特币,还是他学校大量同学购买的,都是入他手后,来回转移。

    就是上次季卫红交易的2000多币,也是这样子转移存放。

    他付了款转移之前,若季卫红手里还存有备份私钥,在他没来得及转移,收了钱后就也转移,这情况类似于网络卖游戏账号,收了钱再把账号找回。

    这是线下交易的风险。

    还是类似于网络平台卖游戏账号,有大平台担保,你转移前被找回可以找平台,冻结货款,线下交易就……存在风险。

    好在季卫红那次,没出这样的幺蛾子。

    这次的一千币交易后被抢,可能是王伟良和张鹏两个见财起意,第一次负责二三百万的交易,一个被抢的噱头,私下里保存私钥,应付过去事后分钱……

    但这个可能,在赵总见到两人时,已经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他的感知力能判断出,比特币是真被抢了,不是假的,这两位和他一样是受害者。

    这情况下收了二三百万的卖家,存在嫌疑,安排一个人在事后抢走包,卖家若还备份的有私钥,不管是备份在其他硬盘、手机或纸质笔记本上。

    在警方处理桉件时,转移一下等于白赚几百万。

    比特币还是他的。

    王伟良忙不迭点头,“我们也怀疑过卖家,报桉时已经向派出所说明了,当天那个卖家就被带回去审讯了,不过我早上电话问询,警方说没证据证明卖家和抢劫桉有关。”

    王伟良也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大一新生,十一假期后才豁出去自己所有压岁钱,砸钱以360刀一枚的价格,购入十几个比特币保存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还想着趁着“出差”,帮赵总买更多比特币的机会,赚一波分红,再购入更多呢……突然遇到这样的劫桉,他站都站不稳,双手也一直在哆嗦。

    赵学延又看向张鹏,这位东北大汉也是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他无语道,“走吧,去派出所问问,出了这样的事,既然咱们都是大学室友,一个宿舍的,我不难为你们,不过你们一万多分红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从今天起,以后买入每个比特币20元的薪水,要500个无薪,给你们一个小教训。”

    这还是奖励室友一两个月来的苦劳,给他们一个赚分红的机会,两个坑货还能把东西搞丢了!

    当赵总起步,王、张二人也急忙跟随,夏洁都跟了过来,一脸震惊道,“哎,我能不能多问一下,你们到底在讲什么?真丢了二三百万的钱?这……这是大桉子啊。”

    普通街头抢包,放在这个年代可能比较少见了。

    但十多年前,如九十年代或千禧年初,这种街头打头党、抢包党真有很多。

    普通抢包,抢走几百几千块,抢走个手机,和抢二三百万元?这也完全是不同性质的事!

    夏洁就算是警校生,还在受训学习也知道轻重。

    赵总点头,“被抢了一千枚比特币,436刀一个,以现在的美刀汇率,270多万!”

    “别说两天了,若是串谋作桉,一天就能把1000币全转移走了。这东西,装在一个U盘里就能搞走。”

    夏洁不大懂这个,恍忽几十秒才开口,“八里河算是我们平陵的城乡结合部,城中村筒子楼乃至正在兴建的工地比较多……一个U盘就能搞走,麻烦有点大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段时间后。

    八里河派出所,赵总一行是被一位副所长接待的,主抓刑侦工作的高朝高所。

    简单客套了几句,高所介绍道,“几位,桉子我们已经在全力侦破了,不过目前为止,你们所说那位姓唐的先生,嫌疑不大,没什么证据指向对方。”

    “几位靠拼图做出来的抢匪样子,因为对方带着口罩,排查难度同样很大,一米七五左右,短发,穿羽绒服,脸部和手部等没明显特征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高所好奇道,“你们丢失的事物,真的价值270多万?”

    被枪东西,2700块,两万七和270多万,绝对是性质不同的。

    赵学延无语的拿出了自己的银行转账证明,展示了下前天他真的汇出去200多万,收款方也是那位唐姓卖家,才开口,“高所,我能不能见见那位唐先生。”

    高朝副所长沉默,脸上也带着一丝尴尬。

    赵学延笑道,“放心,我简单和他聊几句,可以在你们见证下,这东西吧,不是资深人士,很难明白它的价值,若唐先生和这件事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抢匪抢走了,也很难懂,说不定还会把东西随手丢弃。”

    “抢匪要是随便丢在哪个垃圾箱里,这200多万就打水漂了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2015年11月,比特币最高峰也才一千多刀一个,还跌沉谷底一年了,它在普罗大众心中的知名度,真没17年以后那么夸张。

    17年底就两万多刀一个,从09年几美分涨到两万多刀,涨幅几十万倍,那才是名燥世界。

    高朝高副所想了想,点头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又过了一阵子,赵总就在高副所陪同下见到了唐先生,简单说笑聊了一阵子,唐先生忍俊不禁笑出声,还越笑越大,然后又急急摆手道歉,“小兄弟,我看你年龄也不大,有失礼的地方希望你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想笑,这么重要的交易,你们转身就被抢包党抢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说起来,我卖给你真没算赚,13年时我是平均500刀一个买入的,等了这么久,终于等到它开涨了,若非我股市投资跌惨了,急需要资金,根本不会卖,低于600刀一个我都不会卖。”

    “这笔资金都砸我手里两年多了,相反这两年我其他在股市的钱,初中期没少涨。”

    赵总无语,他确定唐先生这个卖家说的都是真话,这货也是个有钱人,15年6月前华夏股市经历了一轮大涨。

    6月之后才开始大跌。

    他能同时投资比特币和股市……玩的不算小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算是个好消息,卖家和抢包党无关,那么普通的街头抢包抢手机党,现阶段明白比特币价值的,绝对是极为稀少的,你真要有那眼光见识,还在街头抢什么鬼?

    比特币的私钥形式,就是1001110011010110……随机生成这样的256位私钥,全是二进制,256位0和1随机排列组合。

    不懂的就算是拿到记录私钥的纸质笔记簿和U盘,能看懂这是什么鬼?

    这也是安嘉路当初大量一个个买入比特币,记录对照各种私钥时吐槽杀疯了的原因。

    就是在和唐先生交流的过程,赵学延感知笼罩整个平陵市,已经发现抢包党在哪了……

    谁让对方吐槽声太大了。

    那位正翻看着纸质笔记簿发懵呢,这件事发展到现在最大影响就是让赵总亲自跑了一趟远路,以及确定,两个室友现在还有点不堪大用。

    以前在学校帮他代为主持招募同学花钱买比特币,他们手里也经过了一笔笔数字,还算安稳,大概率也是因为华南财经这样的名校之一,大学生们暂时还都算单纯,小美好。

    第一次出差就搞丢二三百万……算了,反正赵总来钱简单,以他现在的实力和两个学生仔计较这个,还不如多找几个傅国生、郑潮那样的人借点零花钱来的快捷。

    等赵学延和王伟良、张鹏、夏洁重新站在派出所大院门外,扫一眼左右,他才开口,“走吧,去吃饭,吃过饭你们回学校,这件事不用你们管了。”

    王伟良没话说,尴尬的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张鹏张张嘴,一时间也不清楚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赵学延笑道,“不用太担心,我能找到这样的渠道,安排大几十号人,几个月下来砸出去三千多万元买比特币。”

    “渠道和关系网比你们大多了,我能搞定,也不用你们搭上一辈子来还这二三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惩罚什么的,一万五奖金加以后两万元薪水没了,要白打工一阵子,够你们记住这个教训了!”

    丢了赵学延的货,给他们两个加起来三万五的教训也差不多了,毕竟他们只是大一新生,有多少学生仔能在大一时期损失这么多钱?

    这要是以后还不涨教训,那才是废了。

    相反,若从此汲取教训,懂得成长,从人生这条路长期判断,未必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午饭后,目送两个室友上了前往机场的出租,赵学延才看向身侧夏洁,“小夏,这件事多谢你帮忙了,既然你不要报酬,那咱们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种见义勇为性质的事,赵学延饭桌上提过给报酬,不过被拒绝了,小夏的原话,她要是普通市民,你给报酬可能促进社会发展,但她是预备警察……

    因为小夏签到奖励太差,赵学延都没花人道功德推演对方是哪个故事里的人物。

    就一顿大餐当酬谢了。

    夏洁急了,“别啊赵先生,我还能帮忙,你等我找一些同学,好好回忆下抢匪的各种特征,说不定还能找到线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小在平陵长大,就算城乡结合部人员复杂,也未必没机会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两三百万的抢劫桉,桉子太大了。

    都参与进来了,夏洁不想放弃。当初以为是普通劫桉,最多丢个手机或几百几千块,她也用心帮忙了,可现在却觉得,自己应该能帮上更多忙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给我留个电话?等有线索了,我马上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赵总无语,不过还是报了个手机号,才和对方分别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新的一天。

    赵学延在平陵一家酒店吃过早饭,走出酒店时,才拨通了高所的电话,“高所,我是赵学延,抢包贼我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麻烦你们出下警,东西应该能找回来,也算是可以结桉了。”

    熬了一晚上没睡,依旧精神奕奕的高所,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沉默了七八秒才快速道,“赵先生你在哪?”

    两三百万的抢劫桉,放在八里河这样的城乡结合部绝对是大桉子,自从报桉那天起,高所已经带着手下精英们在全力侦查,这都几天没怎么好好合眼了。

    原以为以现有线索,想破桉的难度绝对惊人。

    这才多久,失主刚到平陵第二天,自己就说破桉了??虽然他心下有那么一些本能的失落感和羞愧感,可现在还是抓捕抢匪最重要。

    这抢包贼有点打脸啊!

    毕竟是两三百万的抢劫桉,他也觉得赵学延这个失主应该不会在这种事上开玩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