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OU中文网 > 其他类型 >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> 第1994章 请柯南体谅他一点

第1994章 请柯南体谅他一点

类型:其他类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作者:烟火酒颂
    柯南有些意外,“可是,朝仓先生说不定是被什么危险的家伙盯上了,明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警方今晚会检查东都线地铁站的安全,并且派人守夜,”池非迟打断道,“明天还会有很多警察跟着朝仓先生,如果那样都无法保证他的安全,那再多出一个人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会是因为警方抽调查案人手的事,在生气吧?”柯南叹了口气,笑着安慰道,“那也没办法啊,杀害泽南先生的人没有持续作案,很可能不会继续杀人了,而朝仓先生是面临着生命威胁的、活生生的人,就算他不是都知事,警方也会优先选择保护他的安全,调查泽南先生被害的案子,只要留下一些人追踪线索,等朝仓先生的事情解决,也能继续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生气,只是觉得地铁站到时候会很吵,”池非迟语气依旧平静,“而且我明天想休息。”

    柯南想到池非迟确实要注意休息,再一想到池非迟最近可能为泽南有辉被害案耗费了不少精力,而他刚才完全没有为池非迟考虑,不由内疚起来,“抱歉,池哥哥,我不是一定要你去……呃,总之,麻烦你让大山先生把邀请函送到事务所吧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会让他联系毛利老师的。”池非迟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池哥哥,”柯南想到刚才的固执己见,乖乖道谢,又拉着池非迟说话,试图以交流加强友情,“对了,我听到池哥哥那边有歌声,好像是我没听过的歌耶,是千贺小姐又发布新歌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只是广告。”

    “新广告吗?是什么东西的广告啊?”

    “照相机广告,在晚上八点的晚间新闻之前,广告会在电视上播放一次,你可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会和小兰姐姐、小五郎叔叔一起看的……那就这样吧,我不打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嘟嘟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,柯南放下听筒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很好,看样子池非迟完全没有在意他之前的任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品川区。

    夕阳下,一辆黑色车子停在百货大楼斜对面的街上,和其他沿路停放的车子混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驾驶座一侧,车窗被完全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鹰取严男一手搭在车窗边,顶着大胡子假脸,戴着一副黑色墨镜,嘴里叼着烟,侧头盯着百货大楼上的大荧幕,有些遗憾道,“都是那个小鬼打电话过来,害得我分心了,中间有一大段没能看进去……”

    池非迟低头发邮件给大山弥,让大山弥一会儿联系他家老师、把邀请函送到毛利侦探事务所去,嘶声道,“你不是说昨天看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后座的伏特加接过话,“斯利佛瓦,这个广告在昨天下午就播出过,你应该已经看过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但我还想多看几遍啊,”鹰取严男收回视线,拿起放在手边的平板,叼着烟看上面的监控视频,漫不经心地吐槽道,“一天只在电视和户外播放三次,也太小气了。”

    池非迟发好了邮件,用嘶哑声音替深田晴二说了句公道话,“深田先生的策略不错,这种一遍就能让人印象深刻的广告,少播放几次,显得珍贵稀缺,更容易引起人们讨论,也容易获得更高的热度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也对……”鹰取严男听那低哑的声音听得难受,看着平板上的录像,突然来了精神,提醒道,“拉克,山尾出门了,应该是准备开停在他门外那辆蓝色小型货车出门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池非迟就着手机,给两个在山尾溪介落脚点附近蹲守的外围成员发邮件,让那两个人跟上山尾溪介。

    东京市长收到恐吓信的事,他当然知道,因为寄出恐吓信的人,就是买了‘黑色幽默’的山尾溪介。

    早在目暮警官打电话问他有没有线索之前,盯着山尾溪介的外围成员已经给他提供了情报。

    山尾溪介买了‘黑色幽默’之后,就一直在家里鼓捣炸药,偶尔出门一趟,也是为了买食物、买地图,昨天突然开始行动,还是给东京市长寄恐吓信这种事,不用细想都能猜到山尾溪介快有大动作了,他少不了要亲自盯一盯。

    至少这个流程是要走的。

    他想请柯南体谅他一点。

    他这两天真的会很忙,忙着违法犯罪。

    那一位决定再在东京范围内卖出一份‘黑色幽默’,买家已经挑选好了,就等着晚上交易。

    上午,他以池非迟的身份,去泽南有辉被害现场转了一圈,下午就披上拉克的马甲,开始留意山尾溪介的动向,顺便安排晚上的交易,确认交易安全进行。

    一个下午,邮件不知发出了多少。

    大概是担心把他压榨疯了,那一位总算体贴地把伏特加暂时从琴酒那里安排过来,不过,除掉那些当人肉监控器、当探路石子的外围成员,也才三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伏特加只是负责从实验室带‘黑色幽默’药丸过来、一会儿跟买家见面、完成交易后拿钱走人。

    真正负责盯着黑色幽默售后情况的,还是只有他和鹰取严男。

    最近组织的人好像又都忙起来了,忙得连一个过来盯情报的人都抽调不出来。

    罪犯忙,犯罪组织忙,警方忙,侦探也忙,大家这么卷下去,是不是对他不太友好?

    “山尾那家伙到底想做什么啊,居然给东京都知事寄恐吓信,不会真的想杀掉朝仓吧?”伏特加自顾自地吐槽着,又笑了起来,“不过,要是他能变成黑色的人,在大庭广众下杀了朝仓,那这种药肯定一下子就出名了啊,拉克……”

    三人坐在车里,通过摄像头录像和邮件汇报,远程监控山尾溪介去了新山手隧道。

    山尾溪介到了隧道里,只是开车来回跑了几趟,又开车回家,把伏特加看得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鹰取严男倒是猜测出山尾溪介在‘踩点’,见山尾溪介这边没什么大事,把平板给了池非迟,开车去了和新买家约定的交易地点。

    交易时间在晚上九点,地点定在一个公园外面。

    公园里有冬日灯会,晚上人群汇聚在公园里看灯时,公园外面的街道上反倒没几个人。

    联系他们的交易对象只有一个,但根据情报组提供的情报来看,那应该是一群瞄准了银行、准备抢劫的犯罪小团体。

    这群人这些年有过不少犯罪经历,大多数是小打小闹,团体成员一共有三个人,在交易时间前后,其中两个人就已经抵达了公园外,假装成路人在附近晃悠。

    负责联络他们并交易的男人踩点抵达,按照约定好的,穿了一件旧外套,背后背着一把吉他,围巾拉得挡住了半张脸,到街上消防栓旁一站,就悄悄左右环顾。

    池非迟同样提前安排了自己人到附近。

    对方担心这是警方的‘钓鱼陷阱’,他们也要防着被‘钓鱼’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掌握了这三个人的基本资料,但也不排除对方会跟警方勾结,小心是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在交易时间快到的时候,鹰取严男才把车子开到了街上,由池非迟远远确认一下附近有无异常、来碰头的人是否带着危险武器,再把需要注意的事告诉伏特加。

    一条街上,只有一辆开到路上的车、和车里车外的十个人,其中就有八个人是犯罪份子,只有公园前长椅上那对年轻情侣才是无辜路人。

    如果发生变故、打了起来,那对情侣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……

    池非迟在心里恶意猜测着,让鹰取严男在路边停了车。

    伏特加下车后,径直走向站在消防栓旁的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十分警觉,看到走向自己的黑衣墨镜男,看了看路边前后车窗贴了窗膜的黑色车子,试探着问伏特加,“你好,你了解吉他吗?你觉得我背上这把吉他值多少钱呢?”

    “三万美元,”伏特加说了暗号,不耐烦道,“尽快交易吧,钱你带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男人一看伏特加这么干脆,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,抽出里面一叠万元日元纸钞,让伏特加看了看,又放了回去,“药呢?你带来了吧?我还是不敢相信真的有你们说的那种效果……”

    伏特加从黑色西服内侧口袋拿出药盒,打开之后,取出一颗,“我们可以给你提供一颗药物来验证,效果怎么样,你找个人试一试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吗?”男人左右看了看,“可是时间这么急,在这里能找什么人来试药啊?我看我们不如先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了!”伏特加懒得跟男人互相试探,很不耐烦道,“我说,那边那个假装打电话的小个子,他是你的同伴吧?让他来试药不就可以了吗?”

    男人没想到假装成路人的同伴会被发现,愣了一下,脸上挤出了无奈的笑,“现在还不确定药物有没有毒,我怎么可能让我的同伴冒险呢?”

    “喂,你这家伙到底想不想买啊?我们可不缺买家,不是非要把药卖给你!要是你不想买,那就当我没有来过吧,”伏特加上前一步逼近男人,恶狠狠地对男人道,“不过你最好考虑清楚,耍我们可是要付出代价的!”

    路边车里,鹰取严男把车窗放下一道缝隙,默默点了支烟。

    伏特加这态度,真是恶劣且嚣张。

    明明是你情我愿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交易,怎么弄得像是强买强卖一样了?

    男人也没想到卖家会这么嚣张,愣愣看了伏特加片刻后,眼底闪过一丝恼火,最后还是妥协了,打电话让同伴到一旁灌木丛后方碰面。